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张艺谋谈《一秒钟》:结尾其实拍了两个版本 刘浩存等了我们三年

华语影坛 时间:2020-12-27 浏览:
张艺谋谈《一秒钟》:结尾其实拍了两个版本 刘浩存等了我们三年 对于“一秒钟”的含义张艺谋说道:寻找自己的“一秒钟”,指的不完全是胶片吧,它其实就是你人生

[摘要]对于“一秒钟”的含义张艺谋说道:寻找自己的“一秒钟”,指的不完全是胶片吧,它其实就是你人生的一个记忆、人生的某个瞬间。对别人来说仅仅只是一秒钟,但对他来说是弥足珍贵,他就一定要去找它,这就是故事嘛。

腾讯娱乐《一线》 作者:三禾

11月27日,《一秒钟》终于如约上映了。

张艺谋谈《一秒钟》:结尾其实拍了两个版本 刘浩存等了我们三年

影迷们在豆瓣上打出了7.9的高分,影评人“二十二岛主”更是感慨地写下:“这部电影我等了2年,而张艺谋为拍它等了50年。”

张艺谋谈《一秒钟》:结尾其实拍了两个版本 刘浩存等了我们三年

2007年,戛纳电影节在60周年之际,邀请全世界享有盛名的33位导演,每人拍一段关于电影的三分钟短片,汇集成一部《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电影》,张艺谋是受邀的五位华人导演之一。三分钟没拍尽兴,催生了拍《一秒钟》的念头。

张艺谋谈《一秒钟》:结尾其实拍了两个版本 刘浩存等了我们三年

感受一下这份世纪豪华导演名单

又过了十年,诺兰、昆汀、斯皮尔伯格等导演发起一场“怀念胶片”的活动,但并没有掀起很大声浪。张艺谋意识到:“一个胶片时代结束了——工厂都没有了,生产的工厂、洗印的工厂都没有了,所以这些大导演们也就不再去做最后的坚持了。”

甚至连大银幕都有可能消失:“下一步就是线上线下的问题,电影的观看方式也许会彻底改变。50年以后电影是什么样子,谁知道呢?”

张艺谋并不是一个抱残守缺的人,事实上,“我差不多是中国最早,从《三枪》开始就用数字机了,所以我后来拍《山楂树之恋》的时候才让周冬雨演了一百遍,因为那是数字机。”

但他怀念那个时代:“大银幕就是大银幕,是聚集观看的一种磁场。你跟几千个人在一起,看这个光影、看这个梦幻,你呼吸、你笑、你哭,你所有那个感觉……我们是这么成长起来的。”

张艺谋谈《一秒钟》:结尾其实拍了两个版本 刘浩存等了我们三年

于是,《一秒钟》用一个“父亲在胶片中寻找女儿的一秒钟影像”的故事,串起了那个年代人们对电影的热爱,也是张艺谋这一生对电影的热爱。他在多个场合表达过,这是“一封写给电影的情书”。

张艺谋谈《一秒钟》:结尾其实拍了两个版本 刘浩存等了我们三年

《一秒钟》的海报以电影胶片为“山丘”

看过电影的影迷应该都能感受到这份“情”:片中,张译对女儿、范伟对儿子、刘浩存对弟弟是情,精神匮乏年代人们对电影的翘首以盼是情,贯穿张艺谋电影的“奔跑与等待”是情;而戏外,70岁的张艺谋对胶片时代的怀念是情,为了电影能够上映的奔走也是情。

张艺谋谈《一秒钟》:结尾其实拍了两个版本 刘浩存等了我们三年

张艺谋在《一秒钟》片场

关于《一秒钟》:喜欢让演员奔跑,这种情感可以逾越技术和时代

问:为什么想要拍这么简单的一个故事?

张艺谋:这个故事简单,小故事小制作,但是我自己有很强的一个情感,跟它在一起。在那个精神非常贫瘠的时代,人们看电影那个呼朋唤友、四里八乡,来了之后的一种狂欢,哪怕看新闻简报,胶片都磨成那样了,大家都不走。我们并不是怀念那个时代看电影的情况,我们是怀念那个时代的那种情感,光影世界带给我们的梦幻般的情感。不管物质多么充足、多么富裕,精神的这种东西永远是特别有意思的。

张艺谋谈《一秒钟》:结尾其实拍了两个版本 刘浩存等了我们三年

问:为什么会选择用《英雄儿女》来重温那个年代的电影?

张艺谋:因为当时大部分电影是不讲私人情感的,只讲集体主义。《英雄儿女》最可贵的是它触及到了个人感情,认他的亲生女儿,当然还是以革命的名义,但在那个年代是极少极少、弥足珍贵的。正好那个故事也跟《一秒钟》这个父女的故事契合,所以我们就选了它。

问:电影结尾张译没找到女儿的胶片,是不是故意设置的这种遗憾?

张艺谋:结尾其实我们拍了两个版本,一个是找到了胶片,一个是没找到。讨论之后我们还是觉得没找到比较合理,在沙漠里,风沙一吹,沙丘的形状都改变了,是不可能找到那么小的东西的。就像那个年代,人不能左右自己的命运,它是随着风走的,都有自己的寄托和遗憾。

张艺谋谈《一秒钟》:结尾其实拍了两个版本 刘浩存等了我们三年

被黄沙掩埋的胶片,也是被掩藏的历史和记忆

问:小女孩在沙漠中的奔跑,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您早年电影中的很多经典画面,为什么喜欢奔跑这个意象?

张艺谋:有人把我电影里的女演员跑剪过一个专辑,我很喜欢。你做故事,你需要有情、爱、恨,有别离和期盼。未来不管互联网怎样发展,恋爱方式、相见别离方式发生怎样的改变,我觉得,人总是要在茫茫人海中迎上去、追上去,面对面的那种感觉是最原始和真诚的,是可以逾越所有技术和时代的。

张艺谋谈《一秒钟》:结尾其实拍了两个版本 刘浩存等了我们三年

片中反复出现张译和刘浩存在沙漠中奔跑的镜头

问:“一秒钟”除了张译女儿的一秒钟胶片外,还有什么含义?

张艺谋:寻找自己的“一秒钟”,指的不完全是胶片吧,它其实就是你人生的一个记忆、人生的某个瞬间。对别人来说仅仅只是一秒钟,但对他来说是弥足珍贵,他就一定要去找它,这就是故事嘛。

关于演员:刘浩存是周冬雨的接班人,“电影脸”就是得小

问:为什么会选张译来演这个劳改犯的角色?

张艺谋谈《一秒钟》:结尾其实拍了两个版本 刘浩存等了我们三年

张艺谋:张译当年还没有现在知名,其实最早创意的时候,我是给黄渤和徐峥打的招呼,让黄渤演劳改犯,徐峥演放映员。徐峥是上海人,我们把他叫“大上海”,在西北说上海话很吃香的,马上就高看,洋气的厉害。

后来换了剧本,又因为演员档期各种问题,徐峥说导演我实在没有时间演这个,我给你推荐张译,张译很好,这样我就和他合作了。

现在网红脸、流量看多了,普通观众也在说演技了,多好。这其实是演员的福利,演技好的演员是碰上好时光了。

问:您挑选“谋女郎”的好眼光是大家公认的,这次为什么会选择刘浩存?

张艺谋谈《一秒钟》:结尾其实拍了两个版本 刘浩存等了我们三年

历任“谋女郎”